客家新闻网

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注入不竭动力——赣州党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综述

2020年08月01日 08:38 来源:客家新闻网-赣南日报

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注入不竭动力

——赣州党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综述

  “全市80%的村集体经营性收入过10万元、约100个村过百万元、有几个村过千万元,全市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超10亿元。” 这是赣州在几年前绘制的村集体经济“十百千亿”发展蓝图。经过全市上下共同努力,“跳起来摘桃子”,目前已经越来越接近这个目标,“十百千亿”发展蓝图有望于今年年底实现。

  村子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村子强不强,关键看“头羊”。村集体经济蓬勃发展,是打造美丽乡村、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

  回首2016年底,在赣州市3469个行政村中,近半数为集体经济收入“空壳村”。对此,市委从2017年起,积极探索党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有效路径,连续四年狠抓村集体经济发展。

  “一年消灭空壳村、两年全部过五万、三年升级提质量、四年全面进小康”,朝着设定的目标,赣州市持续攻坚、稳步推进。目前,全市村集体经济呈现“百花齐放”的喜人态势,今年上半年,全市已实现村集体经济总收入5.76亿元,村均16.62万元,同比增长53.6%,其中经营性收入3.60亿元,村均10.39万元,同比增长51%;已有1234个村经营性收入超过10万元,占比35.6%。村集体经济的蓬勃发展,为赣南大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注入了不竭动力。

  凝聚新共识 激发“我要发展”动力

  山上建光伏、水塘收租金、田里种稻子、盘活闲置地,如今的南康区浮石乡圳玄村,一改过去省“十三五”贫困村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用活村里山、水、田、地资源,村集体经济风生水起。“原来进村的路要从别村绕来绕去拐进来,村里到处破棚烂厕;村集体经济几乎为零,无钱办事;村干部没有威信,说话没人听。”村支部书记林万鑫说,这几年最大的感悟,就是通过党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村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明显增强了。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近年来,赣州市组织部门在消灭村集体经济“空壳村”的基础上,进一步凝聚全市上下发展村集体经济的广泛共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事关巩固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不仅仅简单体现在几个数据指标的变化上,更重要的是提升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提升农村干部队伍整体素质。

  发展压力自上而下传导,发展合力自下而上凝聚。市委把发展村集体经济摆在抓党建促脱贫攻坚重中之重的位子,列入基层党建质量提升行动的重点任务来推动,市委主要领导多次大会部署、批示推动、调研督促;市委组织部牵头抓总,每年召开全市村集体经济发展现场推进会,将会场搬到县里、搬到基地,把看现场与调度工作结合起来,打擂晒绩,交流比拼;围绕市委每年确定的具体目标任务,县乡村三级书记年初作出工作承诺、立下军令状,年底进行述职交账。组织部门还联合党校开展各类培训主体班次,让大家充分认识抓村集体经济的重要性紧迫性,分批组织乡村干部前往浙江、广东等地学习先进经验,让村干部转变思想、感受压力、找到差距、增强动力,从“要我发展”向“我要发展”转变。

   构建新机制 凸显“破茧蝶变”张力

  连日来,记者行走赣南各地,党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带来的新变化俯拾皆是:

  过去,农村有些事情缺乏推动主体和平台抓手,如今村集体可以兜底。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邹建华介绍,今年全市早稻种植面积274万亩,有扶贫带动功能的早稻种植面积达54.9万亩,其中由村集体兜底种植的就达26.3万亩,有力保障了粮食安全生产。

  过去,村干部岗位缺乏吸引力,人心不稳定,原因之一是收入太低。这几年赣州市大幅提高村干部报酬,还出台村集体经济奖励办法,大大激发村干部队伍的干事激情,村干部队伍日趋稳定。村集体经济发展好的村,每个村干部每年可以奖励1万多元。

  过去,村干部说话没有威信,主要还是村集体没有钱,村里看望困难党员连慰问金都拿不出。崇义县铅厂镇义安村副书记张佳福道出了变化,如今各个村集体有了一定的资金,村干部腰杆子更硬、能为群众办的事更多,一些基础设施工程、公共设施后续养护资金得到有效保障。

  ……

  系列巨大变化,源于机制体制的创新,以及经验措施的长效性、常态化。

  从今年开始,赣州市在继续鼓励各地做大村集体经济总量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制度和机制方面进行统筹考虑,从收入的增长、管理、分配、使用等方面进行系统谋划,着力建立健全村集体收入持续增长机制、协调推进机制、严密监管机制、奖励激励机制等工作机制。

  其中,实行组织部门和农业农村部门双牵头机制,督促财政、林业、水利、自然资源等11个职能部门,制定出台了一批部门扶持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凝聚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的强大合力。

  赣州市实施每月通报一次进度、每年开展一次经验交流,对工作滞后的县(市、区)委组织部长进行约谈。将村集体经济发展业绩与村干部报酬、绩效考核、招录考试挂钩,把每年新增经营性收入的20%奖励给村干部;没有完成村集体经济发展目标任务的,县乡党委书记不能评先评优,组织部长“脱岗专抓”,村干部不能参加招录考试,挂点帮扶单位脱贫攻坚不得评先,驻村第一书记和工作队长年度考核不能评为优秀。

  村集体有了收入,还要加强监管。市委出台村集体经济收入财务管理办法,明确18条管理措施,将村集体收入全面纳入农村集体“三资”管理平台监管,推行“村财乡代理”制度,每个村设立村委会财务账目、村集体经济账目、农民专业合作社账目“三本账”,分账核算,确保账务明晰、分配合理、使用规范。

   挖掘新动能 呈现“百花齐放”魅力

  “宁都县结合大棚蔬菜主导产业,探索出了‘县出资、乡建设、村管理、户种植’发展模式,通过建设出租1.2万亩村集体大棚,100个村来经营管理,平均增收9.6万元。”日前,宁都县委副书记李德伟介绍该县发展大棚蔬菜促村集体经济发展时说道。

  一把钥匙开不了千把锁,村集体经济发展没有“万能公式”可套。全市3469个行政村,每个村的基础、资源禀赋都不一样。赣州市鼓励基层大胆创新、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径,各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村集体经济发展呈现“百花齐放”的魅力:

  ——上犹县营前镇蛛岭村通过光伏、土地增减挂、公益林补助等政策,为村集体带来了一大笔兜底财富。去年,全市有2565个村享受光伏电站收入,最多的村达87.2万元。

  ——赣州经开区黄金岭街道金星村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利用预留地开发政策,为村集体置办固定资产获取稳定收入。目前,全市通过预留地开发实现村集体经济总收入4259万元,实现收入超100万的村有15个。

  ——南康区东山街道坨圳村立足自身“家具村”的优势,瞄准家具产业发展需求,积极探索消防、环卫、就业等有偿服务,持续壮大集体经济。这成为村党支部在集体经济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却不大包大揽,坚持市场化运作、让资源变资本、服务增效益的一个经典实例。

  除此之外,赣州市还涌现出了一批“富村带穷村抱团发展”的感人事迹,以及“异地置业、百村创业”的鲜活实践。目前,全市已形成五大类型(政策红利型、出租出让型、股权分红型、生产经营型、有偿服务型)30种发展模式,全市3469个村集体经济蓬勃发展,广大村民在集体经济持续壮大过程中,有了更多实实在在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有钱办事了、有人兜底了、队伍稳定了、干部成长了、说话有力了,赣州市党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的生动实践,探索出一条党建引领村集体和贫困户‘双脱贫’的新时代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之路,也给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带来了全方位的深远影响。”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王成兵表示,组织部门将持续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西和赣州重要讲话精神,认真落实省委、省政府和省委组织部决策部署,向村集体经济“百亿市”大步迈进,为建设革命老区高质量发展示范区贡献组织力量。(记者刘珊伊 实习生刘沐笛)

【责任编辑:李明水】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