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新闻网

【我的扶贫故事】“阿清书记”扶贫记

2020年08月01日 10:55 来源:客家新闻网

  “阿清书记”扶贫记

  客家新闻网 黄妍芸 特约记者詹继成 

  “阿清书记,你们村的曾运森想申请统建房,他家情况如何呀?”“阿清书记,我家的扶贫产业什么时候来验收?”……

  “阿清书记”名叫余冬清,今年45岁,是定南县委办公室驻天花村的第一书记,这个称呼是由村民喊起来的,没成想这一喊就是6年。

  天花村是天九镇政府所在地,辖54个村民小组,有贫困户92户、贫困人口376人,辖区范围广、贫困人口多、致贫原因复杂是该村扶贫工作的特点。

  “我是天九镇人,‘三送’期间在天花村驻村,现在扶贫依然驻村这里,肩上的重任不言而喻。”余冬清很清楚,一位熟悉村情的第一书记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她的一天扶贫印记便是答案。

图为余冬清(左一)和天九镇扶贫办干部去走访贫困户。

  上午:忙

  7月30日一早,在天花村委会的会议室,一场由镇领导主持的扶贫产业验收工作布置会正在举行,会上余冬清认真仔细地做着笔记。

  “扶贫是个‘忙差事’,大事小情都可能影响整体的脱贫进程,丝毫不能耽误和马虎。”会后,余冬清马不停蹄的把会上的工作安排发到村扶贫工作群。天花村由3个单位共同帮扶,她是调度多股战贫力量的“指挥员”。

  安排好扶贫工作,余冬清马上就去走访贫困户郭年娇。“丈夫和母亲相继离世,让郭年娇还来不及悲伤,就要独自扛起5口之家重担,庆幸的是不久前我们为她申请到了一套保障房。”余冬清此次走访是去了解她家近况。

  今年初因疫情防控,郭年娇的200多只家禽滞销。余冬清了解情况后,四处联系食堂和亲戚朋友帮忙卖家禽,既当“推销员”又当“送货员”,帮她把剩下的家禽全部售完。

  在郭年娇家,帮扶带来的变化写在她脸上的笑容里。 “阿清书记,感谢您的帮扶,让我家花小钱住上新房,眼下下我又养了400只家禽,大儿子也有了工作,今年脱贫的目标肯定没问题了。”憧憬未来,郭年娇信心满满。

  “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想到还有像郭年娇这样的家庭没脱贫,肩上的责任就不能卸下,我得为他们忙起来。”在驻村扶贫的日子里,余冬清始终恪守驻村纪律,不敢半点懈怠。

图为余冬清在给贫困户张观娇擦拭眼泪。

  下午:热

  午后的天花村热的像一团火,稍作休息的余冬清又准备去贫困户家上户。“持续高温天气,村里有几位独居贫困户老人,身体不好,不知他们近况如何?” 余冬清边说边向贫困户张观娇家走去。

  “大娘,你做了白内障手术的眼睛怎么样了?”在张观娇家,余冬清边问边给她擦拭眼睛。做完手术的张观娇眼睛经常会流腺液,余冬清有空就会过来给她搽眼药膏。

  “大儿子有智力残疾,小儿子前几年一直在外务工,家里经常靠阿清书记照看。”2018年张观娇晕倒,是余冬清送来粥饭并帮忙照顾。“如今,小儿子回来照顾家庭了,她还是像女儿一样,经常到家里嘘寒问暖。”张观娇笑着说。

  让余冬清时常挂念的还有贫困户黄运兰。“阿清书记,大热天来走访,快进来吃西瓜。”话音未落,黄运兰抱起西瓜就切。热情的画面让余冬清想起了感人的另一幕:去年的一个下午,村民黄门清冒着暴雨来村委会,只为给她送来一包花生。

  热情源于热心。“在阿清书记的帮扶下,我们家住进了统建房,家里的事情也没少麻烦她,好几次也是她自己掏钱给我看病买药……”对于余冬清的帮扶黄运兰都如数家珍。

  79岁的张观娇、78岁的黄运兰……下午的上户,余冬清每进一家贫困户,老人们都将家里最好的东西端出来热情招待她,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次谈笑间,他们因贫而凉的心被焐热。

图为余冬清和丈夫杨明华(右一)在贫困户家了解健康扶贫情况。

  晚上:暖

  晚饭过后,几缕落日余晖照在天花村的村舍小径,余冬清和丈夫杨明华漫步其间,时而相视而笑,时而与村民熟络地打招呼。杨明华是天九镇中心卫生院的医生,与余冬清同在天花村工作。

  “扶贫的日子让我收获了村民的温情,同时也有家人的陪伴和支持。”下班时间后的杨明华时常来村委会,看到还在加班的余冬清,便会主动上前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虽然从事的工作不同,但杨明华却被余冬清“培养”成了扶贫的并肩战友。“每次夜访贫困户,我都假借‘散步’之名忽悠他陪我去,每回都是‘散’进贫困户家。”余冬清说,不少健康扶贫难题就是在“散步”中解决的。

  今年疫情防控期间,是余冬清夫妇最难熬的日子。余冬清一头扎进了村里的卡点值守工作,而杨明华则要到上户排查发热病人,两人同在镇里工作,但都害怕身上的传染风险转移给对方,半个月来,两人未见一面。

  高强度的工作让杨明华发烧感冒,症状与新冠肺炎高度相似,巨大压力的他让几近崩溃,而另一头的余冬清却只能干着急,在丈夫最需要照顾的时候,她还在坚守抗“疫”一线,通电话成为他们唯一的慰藉方式。

  “很庆幸一直有家人的陪伴,从‘三送’到扶贫,虽然不知道终点是哪里,但如果村里需要,我会一直这样‘散步’下去。”路灯亮了起来,余冬清和杨明华又“散步”到了一户贫困户家,夜幕下,屋里传出阵阵欢声笑语。

【责任编辑:李明水】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